作者 主题: 【剑界群英录】第三回 木头焉知鲜花意 唯有千杯交英豪  (阅读 1193 次)

副标题: 登场:邵随风

离线 Anacius

  • 知识与巨镰的巫妖
  • 風紀委
  • *
  • 帖子数: 7863
  • 苹果币: 39
  • 再跳我就要动镰刀了哟!
[21:34] <stt>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21:36] <stt> “江南好,风景旧曾谙;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能不忆江南?”
[21:37] <stt> 奎朝奠定基业,已过300余年,如今正是太平盛世。但江湖却非如此,只要有人,江湖就不可能有一丝的平静。
[21:38] <stt> 论剑大会前夕,各门各派都视之为自己出人头地,跃争上游的好机会,江湖车马走动甚勤。
[21:39] <stt> 百姓虽然不谙江湖中事,但也知道,有江湖的地方,就有热闹可瞧。
[21:40] <stt> 连这小小的淮封城,今日也是车水马龙,只因各地散人齐聚于此,朝廷自然也大为紧张,加派官差,捉了几个浑水摸鱼的小贼,却也弄得更加拥堵。
[21:41] <stt> 大部分人来此的理由只有一个。
[21:42] <stt> “快瞧快瞧,华山的大弟子,赫赫有名的‘玉笛剑痴’独孤大侠和衡山的‘玉环女剑客’环女侠在这里呀!”
[21:43] <stt> 随着一声吆喝,人群鼓噪了起来,淮封城门外,几骑骏马翩然入城,自然就是邵随风,独孤衡,环漱玉,顾夫奇等一行人。
[21:45] <stt> 这些年来,邵随风总算明白了一个道理。
[21:46] <stt> 江湖中的人成名与否,并不仅仅取决于自己的武功造诣,运气。还有背后的支持也很重要。
[21:47] <stt> 像小师妹环漱玉虽然并不太常在江湖走动,但每逢大事,掌门总是会派她代表衡山,出席重大的场合。
[21:48] <stt> 再加上她容貌秀丽,风姿绰约,因此在衡山年轻一辈的人里,乃是最有江湖名望的一人。
[21:48] <邵随风> 【这也难怪江湖人总能为那些名利和地位打破头……】
[21:49] <stt> 反过来说,独孤衡却两者兼具,作为华山掌门的长孙,他近来在江湖崭露头角,连破好几座山寨,干了不少侠义之事,与人斗剑也未遭败绩,自然人望惊人。
[21:49] <stt> “这次淮封城的人,一多半是来看我家大师兄的呢!”
[21:50] <stt> 柳清凝笑嘻嘻地说,颇为得意,顾夫奇也抚须赞赏。只有独孤衡依旧板着个脸,没有说话。
[21:51] <邵随风> “其实很多人都是来看小师妹你的”
[21:51] <stt> 你们一行旋即在淮封城内最大的客栈落脚,掌柜早已为你们留好了房间,并且不收房钱,不仅仅如此,淮封城内的商户还派代表给衡山,华山两派奉上礼品和银封,感谢你们大驾光临。
[21:52] * 邵随风 偷偷地和漱玉说
[21:52] <stt> “师兄这么喜欢我被人家看呐。”
[21:52] <stt> 环漱玉白了你一眼,似乎不太高兴。
[21:52] <stt> “那些人看我的眼神,我不喜欢,烦死了。”
[21:53] <邵随风> “回头我带你进集市或者城郊那边大湖玩耍一番?”
[21:53] <stt> “好呀,不过,不知道师叔肯不肯……”
[21:54] <stt> 就在你们说着悄悄话的时候,柳清凝走了过来,一把拉起了环漱玉的皓腕。
[21:54] <邵随风> “我们给师叔说,去练剑……”
[21:54] <stt> “环姐姐,快,快,有银号送了十几根发钗给咱们,快去挑挑看有没有合意的!”
[21:55] <stt> “那午后我再来找师兄你。”
[21:56] <邵随风> “好,你在外一切需小心。”
[21:56] <stt> 江湖儿女不讲繁文缛节,但烧女总是爱美,环漱玉明日里在衡山虽然受宠,但也没什么机会下山采买胭脂珠宝,此刻对柳清凝的话也是大感心动,对你打了个招呼就被拉走了。
[21:57] <stt> 你看看上下,顾夫奇身为衡山代理,加上他也是江湖名宿,和独孤衡一样被好几个当地豪绅围住,说着些无关的客套话。
[21:58] <stt> 虽然你在衡山派中有着特别的地位,行走江湖也比师妹早得多,但在淮封,并没有几多人识得你,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客套应酬。
[21:59] * 邵随风 虽然说等师妹,实际上城内鱼蛇混杂,挺担心漱玉的安危
[21:59] * 邵随风 看自己也不用多应付那些江湖上的人
[21:59] <stt> “那个人是谁呀?”“应该是衡山弟子吧。”“吓,瞧他年纪也适合,却非衡山代表,莫非武功还不如环女侠?”“那是大大的不如,你看他也不如独孤少侠那般俊美,这名门弟子啊,也是分很多种的呢。”
[21:59] <stt> 远远地也有人对你指指点点,虽然不带恶意,但也没什么好听的。
[22:00] * 邵随风 和师叔说句,想到外面走动一下
[22:00] <stt> “也好,不过可不要惹事啊。”
[22:00] <stt> 顾夫奇看了你一眼,对你叮嘱道。
[22:00] <邵随风> “是的,师叔。”
[22:02] * 邵随风 向店家打听了一下那银号的所在,便向那区走去
[22:02] <stt> 你一溜烟从后门走了出去,因为前门已经被来争着目睹独孤衡风采的人给堵上了。
[22:03] <stt> 淮封城虽不大,却也是江南一景。一路上你看着柳枝新绿,花簇灿红,也感受到了江南的春意。
[22:04] <stt> “咦,师兄你怎么也来了?”
[22:04] <邵随风> “小师妹看完了吗?我见店里人多,便出来透透气。”
[22:06] <stt> 走进银号,刚好瞧见柳清凝和环漱玉两人和另外两名华山派的女弟子在试钗,原本素面清雅的环漱玉头上插了好几根金枝玉叶的首饰,平添了几分俗丽,却也因脸上的胭脂而显出了平日里看不着的艳色。
[22:06] <stt> “邵师兄还真是担心环师姐,难道还怕我们华山派把你们衡山派的传人给拐骗了不成?”
[22:06] * 邵随风 却看得眼定
[22:06] <stt> 柳清凝瞪了你一眼,插腰说。
[22:07] <邵随风> “柳师妹说笑了,我只是见现在城内人杂。”
[22:07] <邵随风> “万一有些流氓过来勾搭,也好有人代两位小姐出手打发他们”
[22:08] <stt> 这小丫头虽然比起环漱玉小了两岁,却是活泼好动,身形窈窕,曲线玲珑,冲着你前倾了身子,一大片白皙软酥的如玉锁骨就在翠绿的抹胸下映了出来。
[22:08] <stt> “哦,邵师兄是来给我们当保镖的咯?”
[22:09] <邵随风> “不知道我能有这个护花的荣幸否?”
[22:09] <stt> “嗯,也好,独孤师兄是不屑做这些小事的,邵师兄也有邵师兄的好处呢。”
[22:10] <stt> 柳清凝说道,和两个华山女弟子在一起笑了起来。环漱玉面露不满之色地看着你,但也没有说话
[22:12] <stt> 在旁人看来你手边花团锦簇,但如人饮水,甘苦自知,你被四个丫头围在中间,拖着左冲右突,一会儿柳清凝想尝尝瓜果蜜饯,一会儿环漱玉想看看绸扇绢帕,一会儿其他女弟子又想买几匹好布。
[22:12] <邵随风> “师妹,这是你爱吃的蜜饯。”
[22:12] <邵随风> “刚才我过来的时候见到就买了些来。”
[22:14] <stt> “邵师兄还真是疼爱环师妹啊。”
[22:14] <stt> “但我们也在的哦!”
[22:14] <stt> 环漱玉还来不及开口,柳清凝等围了过来,揶揄道,环漱玉脸上一红,缩回了手去。
[22:16] <stt> 气氛正尴尬间,忽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一阵怪笑。
[22:17] * 邵随风 看是谁人在笑
[22:17] <stt> “嘿嘿,我还当是邵随风是怎样的人,原来不过是个木小子。”
[22:18] <stt> 你瞧见一旁的一刻柳树上,一条蓝衣大汉坐在柳树上头,一手提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,虽是满脸胡茬,双眼却灼灼有神,并不讨人厌。
[22:20] <邵随风> 【我也不多在江湖中有名号,这人竟知道我何许人?】
[22:20] <stt> “听说你靠着能喝赌赢了王老头,特别来瞧瞧你。你平日里行走江湖,有没有听过我胡不问的名头?”
[22:21] <stt> 那人笑嘻嘻地说道,你听到这个名字也就想了起来,此人在江湖上作风亦正亦邪,武功极高,但都不如在你们酒界知名。
[22:22] <邵随风> “这不是千杯不醉、万坛不倒的胡兄吗?”
[22:22] <stt> “啊,是“酒鬼”胡大侠!”
[22:22] <stt> 柳清凝拍了拍手,和你一起说道。
[22:23] <邵随风> “今日是什么风吹你过来?”
[22:23] <stt> “不错不错,我就是’酒鬼‘,听说赌魔栽在了你这小子的酒量上,我自然要来会一会你。”
[22:23] <stt> “老酒鬼找小酒鬼,还能有什么事?”
[22:24] <stt> 胡不问笑道,一长身,跃到了你们身边,身法之快匪夷所思。
[22:24] <stt> “走吧。”
[22:25] <邵随风> “好!但在下现有些事,不若黄昏到城门口那醉仙楼一会?好来个通宵畅快。”
[22:25] <stt> 大汉笑眯眯地拍了拍你的肩膀:“好,听说老赌鬼输给了你一壶“酒祖宗”,记得带来。”
[22:26] <stt> 说完,胡不问大笑一声,看也不看环漱玉和柳清凝等人一眼,扬长而去。
[22:26] <stt> “……邵师兄交友甚广呢……”
[22:26] <stt> 柳清凝看着你,语声平板地说。
[22:29] <邵随风> “风过草低,我也是希望能结交多一些江湖上的朋友,好让他们能为武林正道尽一份力。”
[22:31] <stt> 须知,此时江湖上有人称的“四非凡”,即赌魔王城,酒鬼胡不问,食神周诗林,情圣刘先。其中赌魔逼赌,食神偷吃,被江湖中人视为邪道。但酒鬼胡不问为人正派,好打抱不平,江湖地位与前两人却是不同。
[22:32] <stt> 但是对衡山,华山这样的名门正派来说,四非凡都算不上正经人,如果你师叔在这里,只怕也要对你吹胡子瞪眼。
[22:32] <stt> “算了,被那人一吓,我们也没了兴致,邵师兄,环师姐,就此别过了。”
[22:33] <邵随风> “师妹慢行。”
[22:33] <stt> 柳清凝和那几个华山弟子对你们做了作了一揖,提着大包小包走了开去。看上去她们也急着要去告诉独孤衡胡不问来了淮封城的事。
[22:35] <stt> “师兄,你又和江湖中的奇怪人士搭上了,掌门可是会生气的哟……”
[22:36] <stt> 环漱玉叹了口气,略带担忧地对你说道。
[22:36] <邵随风> “胡兄古道热肠,只是礼行稍欠。”
[22:36] <邵随风> “小师妹担心我么?”
[22:37] <stt> “自然是担心的,邵师兄武艺明明强过我好多,但就是你为人总是不正经,大家才反对你代衡山出战。”
[22:38] <stt> “若如此下去,以后师兄你岂非一直都是这样了?”
[22:38] <邵随风> “就算我不能代表衡山派,我也可以用我的方式来守护衡山派!当然还有小师妹你啊……”
[22:39] <stt> 环漱玉伸出纤手,捏住了你的衣角:“但是,这样一来,大家岂非就更看不起师兄了?师兄能不能就算是为了我,在这次江湖盛会中崭露头角,让大家都认可了你好么?”
[22:41] <邵随风> “小师妹高兴是好。”
[22:41] <邵随风> “有你知道,天下人看不起我也没什么所谓。”
[22:41] <stt> “师兄你真是的!”
[22:42] <stt> 环漱玉鼓起脸颊,瞪了你一眼,转身跑了开去。
[22:42] <邵随风> “小师妹!”
[22:42] * 邵随风 连忙追了上去
[22:42] <stt> 其实环漱玉的意思你也很明白,你和她自幼一同长大,两小无猜,自然清楚彼此的好感。但环漱玉身为掌门之女,未来的归宿不是他派的砥柱,也得是衡山派的下一任掌门。
[22:43] <stt> 但若衡山门下无法认同你的能力,此事自然无望,也难怪她会不悦你整天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[22:43] <stt> 只是你为人顽固,自然不肯因为环漱玉的这番心思就变卦。
[22:43] <stt> 结果在人群里转了几转,环漱玉也失去了踪迹,看来她是不想和你去逛街了的。
[22:44] * 邵随风 只好先到醉仙楼
[22:46] <stt> “小子,来的好,酒祖宗带来了吗!”
[22:46] <邵随风> “原来胡兄之意竟不在人而在酒啊。”
[22:46] <stt> 你一进醉仙楼,就看见胡不问在一张大圆桌前对你招手,桌上摆满了江南一带的名菜。
[22:47] * 邵随风 虽然这么说着,一手从怀中掏出一瓶酒来
[22:48] <stt> “嘿嘿,你这小子,想占我老胡的便宜。老胡我看人只看酒量豪气,今天你若是和我喝得尽兴,我就交了你这个朋友。若是喝得不舒服,小心我把你这衡山高徒丢到马厩里去。”
[22:49] <邵随风> “来,来,来”
[22:49] <邵随风> “不知胡兄今日想怎么个喝法?”
[22:50] <stt> 酒祖宗乃是酒界至宝,即使是胡不问也是头一回见到,只见酒鬼两眼放光,从圆桌的一头一个跟头翻了过来,把脸凑到了壶口。
[22:50] <邵随风> “慢!”
[22:50] <stt> “这香味,哗,赞的啦——”
[22:51] * 邵随风 将酒祖宗收了过来
[22:51] <stt> 只见他一脸陶醉的样子,抬起了头。
[22:51] <stt> “怎么了,小子,你莫非要钓我老胡的胃口不成?”
[22:52] <邵随风> “胡兄,你看这酒祖宗就这小瓶。倘若以我们两人小杯斟酌,也就半个时辰便无了。”
[22:52] <邵随风> “听闻胡兄也藏有不少名酒”
[22:52] <邵随风> “就让我们先品这些就再喝着酒祖宗如何?”
[22:53] <邵随风> “若先喝此酒,我看胡兄再喝其他也如白水。”
[22:54] <stt> “原来如此,也有几分道理,想不到你年纪轻轻,对酒经倒也有几分讲究。”
[22:55] <stt> 胡不问哼了一声,一抬手,只见他气劲凝于指尖,隔空一抓,已将一探酒扯了过来。
[22:55] <邵随风> “好功夫,好酒!”
[22:56] <stt> “这是极天教内的名酒‘威魂’,和我们中原的酒不同,是用蒸馏之法‘煮’出来的。”
[22:57] <stt> “我为了这一批酒,潜入极天教做了半年的卧底,中原武林喝过它的不会超过十个人。”
[22:58] <邵随风> “好潇洒,好酒胆!”
[22:58] <stt> 言毕,胡不问拿过两个酒碗,将琥珀色的酒液满上。顿时,酒香四溢,满楼的酒徒都耐不住性子,朝你们这里看了过来。
[22:59] <邵随风> “我能喝上这胡兄历险所得的美酒甚是荣幸!”
[22:59] <邵随风> “来,请!”
[23:01] * 邵随风 举杯,一饮而尽
[23:01] <stt> “哼哼,还有这个。”酒过三巡,胡不问接着又是一抬手,却是将一个银瓶抓在手中:“此乃西域小国‘拜索’之国宝‘神血’,唯王室可享用,今天就让你小子尝尝鲜!”
[23:02] <stt> 清魂醇厚馥郁,后劲绵绵不绝。神血却口感甜辣,后劲清甜宛如甘泉。
[23:02] <邵随风> “听闻此酒是用三色葡萄酿制陈放三百年方可饮用??”
[23:03] * 邵随风 饮上三杯
[23:03] <邵随风> “不知胡兄此酒如何得之?”
[23:05] <stt> “哼哼,这酒就来的光明正大。那国君世代喜好名马,我便大费周章搞到了一匹汗血马,路上掩人耳目,送到他的宫中。拜索国君心中一乐,便将这瓶酒赠与了我。”
[23:05] <邵随风> “原来如此!”
[23:05] <stt> 胡不问得意地说道,陆续献宝,从关外的烈酒到江南一带的女儿红,竹叶青,尽数倾上。
[23:06] <stt> 你二人畅谈酒经,把盏言欢,不由得有了几分相见恨晚的感觉。
[23:08] * 邵随风 见胡不问酒意已盛,便打开酒祖宗的瓶盖给两人满上一杯
[23:08] <邵随风> “胡兄,既然我俩已经尝遍百酒”
[23:09] <邵随风> “现在就让祖宗教我俩一醉吧?”
[23:09] <邵随风> “胡兄,请!”
[23:09] <stt> 虽然之前已经喝过大江南北的诸多名酒,但酒祖宗一被斟上,那隐而不发的酒香便压倒了全场。
[23:10] <stt> 胡不问露出一个只有真正的酒徒才会有的虔诚,双手捧杯,对你点了一点头。
[23:11] <stt> 两人面对面一饮而尽,只觉一杯酒祖宗入腹,却将之前喝下的所有酒的滋味都引了上来。
[23:11] <stt> 宛如君王升朝,百酒来贺。又似一马狂奔,众马相随。
[23:12] <邵随风> “上次和金老爷子喝得着急,此番滋味不愧是酒中祖宗!”
[23:13] <stt> 邵随风只觉四肢百骸如沐仙霖,心中亦有飘然之感。胡不问将酒杯倒扣,叹了一口气。
[23:13] <stt> “可惜呀可惜!”
[23:13] <邵随风> “怎么说?”
[23:13] <stt> “尝过此酒,便对其余凡品再也提不起了兴趣。”
[23:14] <stt> “我这酒鬼的名头,到今日也差不多该放下了。”
[23:15] <stt> 胡不问站起身,伸了一个懒腰,只听得他浑身的骨节一串连珠响动,两股热气自其丹田汇入其双臂,胡不问抬手一击,掌风打破了酒楼的屋顶,直冲天际而去。
[23:15] <stt> “邵随风,你不错。”
[23:16] <stt> “喝了你的好久,老胡我也不是白赚人便宜的路子。”
[23:16] <stt> “你跟我来,我有件好东西要于你。”
[23:17] <stt> 说完,胡不问抓住你的手,抛了锭金子在酒桌上,跃出了酒楼。
[23:18] <stt> 你们两人自黄昏喝到半夜,如今淮封已是夜深人静。
[23:18] <stt> 胡不问抓着你跃到城中一座古塔的顶端,一览城中的风物。
[23:19] <stt> “邵随风,你内功不弱,强过你那师妹许多,缘何衡山传人是她不是你?”
[23:19] <stt> 胡不问两眼满是精光,内力修为显然在你师傅之上。
[23:20] <邵随风> “说来惭愧。我所修路数部分并非衡山派正路。”
[23:20] <邵随风> “这个大概也是我师傅所担忧之事。”
[23:21] <stt> “咄,这环老头号称随性自如,想不到也是个拘泥此事的老顽固。”
[23:22] <stt> 胡不问的话多少有失偏颇,衡山掌门对你其实还不错,即使你的二号师傅迦楼罗曾经赐他一败,他也未曾迁怒于你,待你依旧如亲传弟子,也未曾阻挠你与与环漱玉的关系。
[23:22] <邵随风> “我自幼家亡,若非老人家他收养我至今,也没有今天的邵随风。胡兄莫这般说他老人家。”
[23:22] <stt> 只是衡山上下看你不过眼的门徒与长辈众多,环掌门也不无法对你太过包庇。
[23:23] <邵随风> “师傅他也有他自己的难处……”
[23:23] <stt> “好,你既这么说,我不讲便是。”
[23:23] <stt> 胡不问点点头。
[23:24] <stt> “我看你身上的确负有不凡的内功,非衡山的平庸武功可比,但你若不知修炼之法,这套功夫与你,就如同把酒祖宗给了一个不懂欣赏酒趣之人。”
[23:24] <stt> “纵使他兑水来喝,也是狗屁不通。”
[23:25] <stt> “我这便传你一套心法,你要听好了,此法门乃是我自玉樽山庄的‘酒经’中参悟出来——你说老祖宗创出酒之一物,可使人忘忧买醉,却也使人糊涂,但其中又岂会没有什么道理?”
[23:26] * 邵随风 默默点头!
[23:28] <stt> “酒之一物,可好可坏,但在你是如何饮之,懂不懂品其酿者的心机。这套‘忘忧心法’,乃是我胡不问独创之武学,唯有懂得酒理之人可学之,我本以为要带着它进到棺材,既然与你小子这般投缘,便教了你吧。”
[23:28] <stt> 说罢,胡不问便开始默念心法,使你与之同调运息,活跃气血。
[23:29] <邵随风> “谢胡兄!”
[23:30] <stt> 你照着实行了一番,发现自己的内功进展果然大进,只是若你只是平常之人,绝对不能有此进境,而刚刚喝下去的那些名酒此刻却化作了在你体内升腾的仙气,推着你想更高一层境地升去。
[23:31] <stt> “忘忧心法并非什么内功,亦非套路。但若配合这套心法,你修习其他武功的进度便能大获提升,只是小子你要记住,若你酒力不够,不是在半醉之下贸然运功,这心法便无寸助,反而于你身体有害。”
[23:32] <邵随风> “我会记得此法的。”
[23:33] <stt> 胡不问传完口诀,在一旁看着你运功一周天。你只觉自己体内原本滞碍的内息关口被一一打通,内息已有过去数年都未曾达到的进展。
[23:33] <stt> 而你的五官也因此而变得出奇的敏锐,就在这个时候,你忽然听到一个女子凄厉的惊呼。
[23:34] <邵随风> “这种舒畅的感觉犹如大醉初醒那种爽快!”
[23:34] <邵随风> “??”
[23:34] * 邵随风 探向那个方向,下意识也察觉一下胡不问的反应
[23:35] <邵随风> “胡兄可听见?”
[23:35] <stt> “嗯。”
[23:35] <stt> 胡不问点点头。
[23:35] <stt> “不瞒你说,我这番来到淮封,除去想会一会你,更多正是为此而来。”
[23:36] <邵随风> “是何事?”
[23:36] <stt> “江南这一代多的是销金窝,脂粉香,却也藏着一个最大的淫窟。”
[23:37] <邵随风> “没想到名门大会眼下竟然会有这种地方。”
[23:37] <stt> “据说他们自称‘朱花帮’,专以下九流的手法祸害良家妇女,不知有多少好人家的女儿毁在那伙人的手上。”
[23:38] <stt> “此地纵非他们的总坛,也是一个重要的分舵。”
[23:38] <stt> “邵随风,你既然也听见了,不如随我一起捣毁这个下流之地,助那些弱女子一臂之力。”
[23:38] <邵随风> “我正有此意。”
[23:39] <stt> “很好。”
[23:40] <stt> 胡不问点点头,你们一中年一青年两个酒鬼便杀入了这城中最大的妓院‘月芳楼’,至于这一着是福是祸,能赚到几个妹子,且听下回分解。
[23:40] <stt>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« 上次编辑: 2015-12-01, 周二 02:34:00 由 Dya »
小天最厉害了!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嗚呼…悪魔とはお前達のことだ!」